首页
新闻详情
找出小村“逢会必吃”背后的缺漏
 分类:业内资讯          2020-05-11 14:19

找出小村“逢会必吃”背后的缺漏

近日,桂林市有关方面通报,该市雁山区雁山镇果园村集体经济相对薄弱、办公经费有限,但村委20161月至20183月期间仍“逢会必吃”,累计安排并报销工作用餐2614584元,且多次违规超标准用餐。时任村党支部书记、村委会主任和副主任因此受到相应处理。

我们先看看,果园村委某些人胡吃海喝的恶劣之处在哪里。

两年多时间里安排并报销工作用餐26次,多吗?对比而言,按已落马的吉林省政府原副秘书长王树森的说法,他和已受严惩的吉林省原副省长谷春立曾经“俺俩天天有饭局”。这么一比,“两年多26次”,似乎不多。但是,按照法纪,工作用餐不是什么时候想吃就可以吃的,违规违纪的工作用餐,一次都不该有。

工作用餐26次花费14584元,少吗?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原董事、总经理、党组成员王天普,曾经一顿饭花费4万多元钱。如此对照,“2614584元”是小巫见大巫。可是,法纪规定,工作用餐有严格的标准,超标多花的每一分钱,都不被允许。

这么看来,果园村委某些人“逢会必吃”的恶劣之处就凸显出来了——吃喝的次数和金额当然重要,而更重要的是他们无视法纪,吃得那么理所当然,吃得那么肆无忌惮。

我们再探寻,果园村委某些人恶劣行为的根源在哪里?这需要从他们“逢会必吃”,竟然轻而易举就能得逞当中找答案。

早在199410月,中共中央下发了《关于加强农村基层组织建设的通知》,要求各地广泛开展依法建制、以制治村、民主管理活动,提出要抓好村务公开制度建设,“凡是涉及全村群众利益的事情,特别是财务开支、宅基地审批……必须定期向村民张榜公布,接受村民监督”。

“安排并报销工作用餐2614584元,且多次违规超标准用餐”,如果说没公开,这些花费是怎么过的关?如果说公开了,这些开支又是怎么过的关?公开或者没公开,都说明当地的村务公开这个“关卡”,并没有把违规违纪行为“卡住”。这和当地集体经济是否薄弱、办公经费是否有限,没有太多关系。

小小村子某些人胆大包天、肆意妄为,不过是表因;篱笆有缺口、监督有漏洞,才是“逢会必吃”的根源。其实,不独胡吃海喝,诸多贪污腐败和发生在群众身边的“四风”问题,都与监督的缺漏有关。

处分违纪人员,是简单的;找出缺漏,并亡羊补牢,实现对权力的有效监督,才是关键。

2020416日广西新闻网报道